这篇文章是作者从原第九军区副司令、参谋长黎社会少将阐述的故事中记录下来的。

战略与创新的视野

黎社会少将分享道:六南哥的战略与创新的视野已经有很多人说过了,不用我多说。作为一名军人、他的弟弟、曾经受到他的锻炼培养,我就说一下我一些个人的想法。

leftcenterrightdel
黎德英大将与第九军区党委的党员在一次会议后合影(图片来源:人民军队报)

1968年戊申春季总进攻和崛起发起后,第九军区情况非常困难。敌军疯狂地攻击,我军遭受惨重损失,许多农村区落到敌人手里。在此背景下,六南哥接受越南共产党南方局、南方司令部的调动,担任九区司令,六民哥(即原政府总理武文杰)担任区委书记。

很快了解驻地情况和认清敌我实情,六南哥提出一个大胆、突破的决定:为了夺回战场上的主动局面,我们要建立起多个集中式力量。他向上级汇报并获得认同,因此九区不断巩固和加强多个团级的主力单位,其中包括一团、三团、20团、10团和二团等等。当时,九区区委和司令部内部对在九龙江三角洲成立团级的集中式力量的观点表示不赞同。不过实际证明,六南哥的决定是非常的正确和明智。我军逐步夺回战场上的主动权,保护好所占领的土地和扩大解放区。

除了战略视野外,六南哥也很早就看穿敌军在1973年巴黎协定“缓兵之计”的企图。因此,我们主动攻击,挫败敌人在西南部战场上的侵占计划,其中,1973年在张善(今是后江省)战胜敌军73个营是最为代表。

黎社会少将还表示,六南哥是一名文武双全的将领,他强于战术、创造多个有效的战法。其中,部队的“特种化”战术自1969年至1973年期间在西南部战场应用得非常成功。所谓“特种化”战术的意思是步兵力量也按照特种兵的训练方法来进行训练,从小规模转为大规模攻击、从夜间攻击转为白天攻击,其中包括火力的协助。黎社会少将表示,“特种化”战术是一个很有创造性的指导,是六南哥的深刻烙印。到了1972年,战场局面发生明显的转变,我军的多个团级的单位已占领和消灭敌军支区级的单位。”

一位严格而充满情怀的指挥员

重温起与黎德英大将的回忆,尤其是1969年至1973年阶段的回忆,黎社会少将激动地说:对我们来说,六南哥是一位严格而充满情怀的指挥员。

黎社会少将指出:1972年年初,我单位(即三团)受到九区区委和司令部交付的任务,研究和消灭永廉支区(今是永隆省)。这是一个牢固的支区,部署紧密,单位多次想进去侦探但无效。后来,我们改变了方向,目标放在于永隆省茶温县柴副(Thầy Phó)区。这是敌军的一个重要根据地,在永隆和茶荣两省战场上具有战略地位。由于渗透的研究和制定适合的作战方案,我们对这场战斗很有获胜的把握。向上级汇报时,前方指挥部批准我们进行攻击的方案而九区司令部却不同意。为了不浪费时间,团指挥部决定依然进行攻击,时任副团长兼参谋长的我同团指挥部领导人承担主要责任。这场战斗按计划进行,并取得很高的战斗效果。

“获得胜利,单位的集体和一个代表获得九区司令部的表彰和授予三级战功勋章,同时也因为不严格遵守上级的命令而受到批评。”黎社会少将回想说。

黎社会少将表示,虽然这么严格,但是黎德英大将始终很了解和深信下级。因为太了解下级每个人的品德和能力,所以他愿意随时接受和倾听下级的意见,甚至“逆耳”的意见他也愿意聆听。多位德才兼备的干部经过他的培养和考验后,他们已成为第九军区的重要干部、领导。

1990年,时任国家主席的黎德英大将一直想念当年的下级,有机会就来看望他们。黎社会少将还说:“你们这几个啊已为祖国投入全部了身心,这是黎德英大将会见我们经常说的话。”(完)

邓鸾/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