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目标是和平两个字

在寻找救国的旅程中,阮爱国—胡志明去过世界许多国家,出席多场国际会议。原越南外交部部长阮怡年表示,1919年,阮爱国向凡尔赛会议发出《安南人民的诉求》(法文)。该《诉求》共有8个温和条款,要求法国政府大赦政治犯,履行越南民族的自由、民主权及平等权。巴勒斯坦驻越南大使萨阿迪•萨拉马(Saadi Salama)强调,出席国际会议一事让胡志明主席看清最终目标是要有和平而不是继续斗争”。

萨阿迪•萨拉马大使肯定了胡志明主席是一个热爱和平的人。他分享道,当领导越南革命抵抗敌人时,他老人家始终以和平方式解决问题并作出明确的指导。萨阿迪•萨拉马大使还指出,不过在抗法战争中胡志明主席未能如愿。因此,斗争是越南人民唯有的选择。越南不能继续遭受他国的统治,继续当入侵者的奴隶。

leftcenterrightdel
1920年,阮爱国同志出席法国社会党第十八次代表大会(资料图片)

对上述观点持赞同态度,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大学胡志明学院院长弗拉基米尔•科洛多夫(Vladimir Kolotov)教授强调,任何民族都渴望和平与安详。他同时援引胡主席的话:虽然各民族的风俗习惯有很多差别,但断恶修善是各民族的共同之处。(《胡志明全集》,第四集,397,国家政治-事实出版社,2011年出版)。但是,世界各族人民还是被迫参加“特别战争”、“局部战争”、“冷战”、心理战、综合战争、经济战、生物战等各种战争。弗拉基米尔•科洛多夫教授强调,越南是一个热爱和平的国家,不甘愿被他国枷锁和当奴隶。因此,越南始终为独立、自由和民族和平而不懈斗争。

传播和平与仁爱的思想

作为一个俄罗斯人,但是弗拉基米尔•科洛多夫教授却花了很多时间研究胡志明主席的身世与事业。说起与越南结下的缘分,弗拉基米尔•科洛多夫教授表示:“从小时候,我就看了很多关于你们(指越南)争取民族独立斗争的报纸和影片。影片的景象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从此我开始关注越南历史、风土人情以及胡志明主席的生平与事业。”

弗拉基米尔•科洛多夫教授还说道,在研究胡志明主席过程中,他从胡志明主席学到了很多东西。他称:科学界都一致认为,当研究家更加关注一个对象,那么常出现反射现象,即是研究对象开始对研究家产生影响。越深入研究,我越被越南历史和胡志明生平与事业吸引住。我将胡志明思想视为研究越南国家和越南人的重要组成部分。

胡志明国家政治学院原党史研究院院长阮仲福副教授、博士认为,和平文化,人文、仁爱、各民族的友谊是胡志明主席思想中突出内容。阮仲福副教授指出,胡志明主席关于大团结、民族和谐、与各国和好的思想在当今时代仍有巨大的价值。若我们集中宣传、推广这一点,国际友人将会更了解越南革新、发展事业,并对此给予大力支持。

原外交部部长阮怡年赞同上述观点,并认为,当前最迫切任务是要把胡主席思想传播给社会各阶层人士。阮怡年强调,我们之所以把胡志明主席称为“胡伯伯”是因为“伯伯”两个字让我们感觉他老人家特别亲切。我们已对研究胡志明主席设立专门研究院。但是要把胡志明思想传播给后代,通过研究文化价值进行教育是最佳选择。胡志明的思想和品格的价值世代相传就是我们的责任。(完)

(邓鸾/译)